阿涵_

随喻而安 乐天知命

(封面@禾太/远野谅)

【喻黄】离岸风

+题文不符,有点神经

1

叶修刚下完本就收到了黄少天的消息。

这位平时总吵吵嚷嚷的网友这回没用一大串pk字眼炸开他的消息窗,倒是只有三两个感叹号和一句话。

[喻文州他约我看电影!!!]

[好事,去呗。]他回的很快。

[当然去!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紧张,我都大半年没和他独处了一下退回交往前啊!]

[该干啥干啥,难道还不会谈恋爱了?]

屏幕前的黄少天一噎。

[真的。]手速忽而慢了下来,他缓缓敲了几个字。

[我还真的不会谈恋爱了。]

2

细算来,他和喻文州已交往三年。

三年前,他们都是BR公司的员工,有幸于同一部门工作,相性甚好,没一个月就形影不离,亲密无间。

黄少天始终觉得喻文州很好。从初次见面就把拿铁打翻在人家资料上依旧和和气气,再到加班加点时主动提出要等他完工。

也不记得是谁先告的白,反正是跨年晚上,交往时间相当好记。

这算是他单身二十多年来的第一段恋情,从初期的尴尬,热恋的疯狂,再到现在的平淡,体验良多。

他为对方简单的一句晚安心跳不已,也曾在对方的留言板孜孜不倦地写下点点日常。

热恋期的某个夜晚,他们在无人的办公室亲得天昏地暗。喻文州把他按在桌上,伏下身细密地吻他的唇,他含住喻文州的舌尖,感受着那人紧贴自己小腹时的肌肉,情热间,他头脑发热地说了句“我爱你”,换来的是一声同样的告白和更热烈的吻。

这一幕过了很久他回想起来心跳都会快半拍,到底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爱你”这样沉重的承诺如此轻易地脱口而出。

交往满一年不久,喻文州就调了部门,见面机会少了,还越来越忙,黄少天想约他几次都抽不出身。

他们没有同居,黄少天和家人一起住,喻文州非本地,在外面有租房子。明明就在同一家公司,这么小分离一次硬生生地牵扯出异地恋的感觉。

异地恋个屁。

黄少天怪不了喻文州对事业的一番热心,甚至完全可以理解这样的选择。但他同样不甘于依靠一两句敷衍般地晚安来维系他们的感情。

他和喻文州开始越来越缺乏共同语言,他逐渐对于仅限于工作话题的交流感到无趣,久之喻文州偶然发消息来他也懒得再回。

他未曾没感到痛心与不快,在进行了多次无济于事的交谈与反复生闷气后,他已日渐麻木。

所以异地恋哪里靠谱了。有爱就够了?没有共处作为基础又如何长久维系感情?何况他们连异地恋都不是。

3

狮子座一向好强,在感情方面也是。

他不是小女生,不至于矫情到没对方就过不下去,他的工作同样做得很好,他会和郑轩宋晓这样的同事一起周末去酒吧狂欢,通宵为喜欢的球队加油,还沉迷了一款游戏,从而认识了叶修苏沐秋这样的网友。

看啊,他事业有成,世界也同样丰富多彩。

可喻文州始终在他的世界里,哪怕存在感越来越弱。

他们尚未分手,没有腻歪,但见面打招呼时还是比别人多几分笑意,得到了什么好东西还是会第一个想到对方,甚至双方父母问起时,说的也全是好话。

——是的,他们主动向父母交待过,没得到反对也没过多认可,但已足够他们为此兴奋许久。

李远曾羡慕道,黄少你也真是幸福,能遇到个刚好喜欢自己的人还能得到家长的默许。

黄少天笑笑,你懂个皮球,太年轻了,我和他迟早要拆。

作为知情人士之一的苏沐秋曾问他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分手。

[因为不想影响到他工作呗。]他回得很自然,[六月他有个大项目,他为此忙很久了,等他干完再考虑吧。]

他没觉得自己特别无私,熬过了最想和对方分手的时期,这样不痛不痒相处也没什么不好。

何况是他那么喜欢的人,他不可能一点情分也不留。

4

其实要仔细留意便会发现,黄少天说的只是[再考虑]。

在外人前他对这段感情表现的相当潇洒,可私底下又好像没那么痛快。

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提出分手,喻文州会如何回应。

他和喻文州有过一两次大吵,具体原因也记不清了,其中一次是喻文州主动求和。

那人并不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至少黄少天见过不一样的他。比如那一次吵架。

他低下眉眼说着道歉的话语,语气里尽是落寞,甚至带了几分委屈。黄少天登时就心软了。

他不想也不忍心让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喻文州脸上。

他暂且把这样多情的想法归于怜悯与同情,可又好像没那么简单。

见面次数再少,喻文州每次看他的眼光依旧灼热,依旧会笑得很温柔地说着“少天,我好想你。”走远时回过头来,那人仍在目送自己。

太过真诚,真假难辨。

不科学,他都快没感觉了为什么喻文州还能那么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对自己的热情。

而他为什么还那样没出息地耳根发烫,为这一两个这样的小细节而动心呢。

他发现他自己也拿捏不准对喻文州的感情。

想到最后,他又用含糊一句“到时再说了顺其自然”一笔带过。

5

黄少天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在犯病。

喻文州大半年没和他约,他竟紧张得一晚上没睡好。

问在紧张什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没由来又想起了在办公室的那个夜晚。

这大半年来他有意无意和喻文州保持距离,手都没牵,像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独立的个体。谁能想到他和喻文州竟曾那样不害臊地在工作场所乱来过。

他们做过那么亲密的事,隔得太远,感受淡忘,画面依旧清晰,一想到就羞得想一头撞死。

6

第二天他硬是洗了个头,换了套要风度没温度的衣装,天冷风大,一路走来简直要冻疯。

电影两点五十开场,前一天约好三十分见。喻文州十分的时候就告诉他出发了,黄少天四十五才露面。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喻文州约会有早到的习惯,很给人带来困扰。

可这回他迟到得很彻底。

约的场所是在一家大型mall的四楼,他许久未至,竟然差点迷路,转悠了一圈才迷迷糊糊地找到人。

耽搁快半小时,罪恶感都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低头不住道歉,只得到一句淡然的“道歉什么,自己人。”

自己人?

他在反复琢磨这句话中进了影院。

7

电影尚未开场,摸着黑寻至座位,才发现没什么人,基本算他们包场。

这下黄少天脸又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

位置居中,观影效果甚好,他满意地坐下,侧过头望见喻文州对自己浅笑,又把头别过去。

大屏幕映着花花绿绿的广告,依稀有三三两两的人进来,全坐在他们周围。

看来喻文州挑的座位太好。

黄少天想着,藏住心中升起的失落感。

“文州。”

“嗯?”

“你最近工作的那个,完成得怎么样了?”

……

每次都是这样。

背后他明明一百个觉得喻文州这家伙混账死了,总想赌气表现得冷淡些,更不想谈这些无趣的工作话题。可一旦见了面,他又总是忍不住地想和这个人说说话,说什么都好。

但是这回他们没机会说太多,影片就开始了。只得悻悻地闭了嘴。

8

影片开场半小时前黄少天过得很煎熬。

电影是喻文州选的,反正他不常看电影,也没什么意见。好像叫什么arrival,评分还挺高。

前部分套路熟悉,典型美式作风,什么不明飞行物、外星人,他类似的片子看过几部,登时有点觉得无趣。

后座熊孩子洋芋片吃的卡擦卡擦作响,一点内容就大惊小怪,聊剧情的声音太大,吵得不行。

但这都不是最要命的。

喻文州很爱干净,身上总带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

现在这个味道隔着黑暗传来,让黄少天心里一阵痒痒。仿佛始终提醒着他,喻文州就坐在身边。

偏过头,那人的脸被荧幕衬的明明灭灭。

黄少天真想扯住对方衣领吻他。

9

影片结束时已近五点,走出影院时脸都发烫,也不知是暖气熏得还是激动的。

他分神没有太久,很快就为后半部分的剧情所吸引,甚至看到结局男女主陌生而熟悉的一次拥抱还触动出一身鸡皮疙瘩。

“脑回路太神了!”黄少天叽叽喳喳地叹了一路,却发觉喻文州并未往出口的方向去。

“厕所。”喻文州。“一起吗?”

……

一起你妹,你是小学女生吗?

“不了。”他随口一回。

嘴上说着,却是忽然腾起尿意,喻文州刚进去不久他又跟着进去了。

稀里哗啦地洗着手,他已从沉溺于电影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又回归于莫名紧张的状态。

而这回预感很准确。

他刚要出去,一手被拽住,再反应过来已被抵在厕所隔间上。

“你——”

“嘘,”嘴被捂了个严实,他听到锁门的声音。抬眼看到喻文州凑在他面前,离得太近,呼吸都扑在他脸上。

“少天,”像是为了不被他人察觉,喻文州声音放得很轻,“忍不住了,一下就好。”

说罢便吻了过来,唇舌交缠,气息热烈,亲了分明不止一下。

他和喻文州大半年连个肢体接触都没有,现在喻文州一碰他都抖得厉害,突然来这么一出他简直快硬了。

可他没法说自己不是高兴的,甚至期待已久。

你看吧,喻文州平时人模人样的,像个断念红尘的出家人,今天一袭风衣更是添了几分禁欲气息,最后憋不住的却也是他。

黄少天忽而产生了一种胜利的快感,恶意地用膝盖顶了顶对方,果然感受到传来的一点热度。

10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的手里多了杯奶茶。

除了在厕所里诡异地腻歪了会,他们又逛了街,吃了饭,还是没什么有趣的话题,还是他在说喻文州偶尔回一两句。

但是还蛮开心。

他没和喻文州回他的小公寓,年前对方难得有休假的时间,能陪自己一天已经不错,他不想占用过多。

走前,喻文州在他脸上拧了一把:

“少天,那个项目完成后,我会多陪你的。”

什么鬼?我需要你陪吗?

黄少天还想说点什么,喻文州又继续开口:

“所以在此之前,请再等等我。”

多么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黄少天简直不想搭理他。

可到底经过今天的刺激,又或是原本就一直藏在心里,黄少天不能不承认——

纵然缺乏了热情,甚至归于平淡。

他果然还是太喜欢这个人了。

11

[我刚才翻了翻他的留言板,发现我一个人竟然刷了九千多条,都是之前刷的。]

[我以前看到我同学谈恋爱时也爱刷,等分手后想再去凑热闹都没了,也不知怎么删光的,厉害了。]

[他手那么慢,我又刷那么多,删起来手软,看的时候心里也不好受,我心疼,所以还是不要分手了。]

黄少天打下这段话不久,就得到叶修一串白眼。

与此同时,喻文州发了一串红心过来。

距离喻文州完成那项项目还有四个月,此前,分手的想法尚是个秘密。

而此后,黄少天下了决心。

就让它一直成为秘密吧。

信就信,他就看看喻文州到底会怎么补偿他。

路还很长,等一等又何妨呢?

毕竟,这到底是他喜欢的人。

-end-

评论(35)

热度(663)

©阿涵_ | Powered by LOFTER